您好,欢迎来到乌干达新闻中心!


乌干达驻华大使馆

乌干达共和国驻华大使馆委托泛洲文化传播承办

家暴中,她举起菜刀,一双儿女哭喊:“妈妈,我们爱你。”

2019-12-03 11:43:09    责任编辑:李斐   

来源:人民日报社

字体:

 转载自闲时花开微信号(ID:xsha369)

作者 刘娜

这是一个读者倾诉的真实故事。为叙述方便,采用第一人称。

刊发出来,是希望更多人看见爱,看见光,看见自己,看见出路,看见救赎。

01

14岁那年,我爸一脚跺在我身上,叫嚣着“你怎么不去死,你怎么还不去死”。

我疯了一样,跑到屋里,找到一瓶农药,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,当时只有一个念头:“死了就好了,就不会再挨打了,就不会再受气了。”

但此刻,32岁的我,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看着在冬阳下奔跑撒欢的两个孩子,想起童年的自己,忽然泪流满面:

“谢谢苍天,14岁时,让我活下来,一步步迎来今天的重生。

02

一个孩子最无辜的是什么?

是他无法挑选自己的父母。

我出生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小镇,我爸却完全没有山民的勤劳和朴实。他好吃懒做,赌博上瘾,经常炫耀的一件事儿,就是家里每个人都怕他。

因为,他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。

从我记事起,他经常无缘无故地打我妈。

很多时候,一家人正在有说有笑地吃饭,或者正在商量什么事儿,有时甚至正准备关灯休息,他突然“嗷”一嗓子上来,就对着我妈劈头盖脸一阵打。

我恨我爸,心疼我妈,但我是个小女孩,我能怎么办?

为对我爸的暴政,表示出最大的反感和抗议,我成了叛逆的孩子:

处处和我爸对着干,他让我朝东我偏朝西,他让我做这我偏做那,他让我有个女孩子样儿,我偏疯疯癫癫像个野小子……

我用倔强和反抗,表达着对我爸的不满,不惜抹掉性别,把自己装扮成不男不女的样子,去保护我妈和我弟。

反抗的结果,换来的,是我爸一次又一次毒打。

03

从我五六岁起,我爸就三天两头打我,他用脚跺,扇我耳光,用凳子砸我,最严重的一次是把我右眼打出血,险些失明。

他也打我妈和我弟,因为他俩都表现得很顺从,而他再怎么打我,我都拒不认错,所以我挨打最多。

我挨打后,喜欢蹲在前排那户邻居家的墙根下。

他们家,也是一家四口,爸爸、妈妈、女儿和儿子。

但那家的爸爸,说话慢条斯理的,做事不慌不忙的,对妈妈特别好,从来不打孩子。

我们两家前后排住,常年累月,他们家都传来炒菜声、欢笑声,和收音机广播的评书声。而我们家是打骂声,哭喊声,和摔盘子摔碗的破碎声。

那时候,我最大的愿望,就是当他们家的女儿,甚至幻想要是自己能隐身,或者变成一颗糖豆,装在他们家爸爸口袋里就好了。

04

浑身带伤中,我长到了10多岁。

初中一年级时,我去邻镇读书,一周才回家一次。有个周末,我弄丢了自行车的钥匙,就给我妈打电话,让她去接我。

但那天,我妈要做工,就让我爸去接我。结果,我站在学校门口,等到全校所有人都离校,天已经快黑了,也没有见到家里来人。

当时是早春,天还非常冷,我又冷又饿又怕,就一个人翻过山朝家走。快走到我们家门口时,我看见了我爸骑着自行车慢悠悠过来:

他只顾和别人打牌,完全忘了接我这回事儿。

因为这事儿,那晚,我妈就说了我爸一句“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”,我爸上来就打我妈,把我妈打得坐在地上嘤嘤哭,还把拉架的我和我弟也打了。

第二天,我妈又出去做工,我浑身疼得躺在床上,越想越觉得活着没意思:

争吵的家庭,暴力的父亲,懦弱的母亲,幼小的弟弟,和怎么反抗都没用的我自己。

我从床上跳下来,找到一瓶农药,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。

05

因为害怕,我喝了四五口后,就把农药扔了,不一会儿,我的胃就隐隐作痛。

我爸回来,知道我喝了农药,竟然不送我去医院,而是开着三轮车拉着我,去我妈做工的地方找我妈。

当时,我妈正站在架子上清扫饭店外墙,知道我出了事儿,吓得差点从架子上摔下来。她疯了一样哭着喊:“丫头,丫头,你不能死啊,你怎么这么傻啊。”

那一会儿,我已经难受得不行了。我突然好害怕死,因为我觉得我妈还爱我。

抢救过程中,我凭着仅存的一口气,对我爸交代后事:

如果我死了,希望他不要再打我妈,对我弟好点,让我弟好好读书,考上大学。

我明明更恨我爸,为什么将要死时,还要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?

多年后,我长大成人,一次次梦到那次喝药的细节,大汗淋漓地从梦中惊醒,才渐渐懂得:

恨,是一种在乎。恨一个人,就是赋予他能量。一直恨下去,就一直被他吸走能量。

除非有天,学会藐视他,放过自己。

06

后来,住了一个星期的院,总算活过来了。

因为花了家里1000多块钱,我出院刚满一个星期,我爸就又把我打了一顿,打得我右膝盖疼得不敢弯。

“必须尽早离开这个家。”

我摸着膝盖,目光落在小镇四周连绵起伏的远山,暗暗下定决心:“我要去看看山那边的世界。”

初中三年级,还差一个月就要考高中时,成绩不好的我,拿上我妈偷偷给我的600块钱,坐上小镇开往县城的班车,去广东找在那里打工的表姐。

在表姐的庇护下,不满16岁的我,在电子厂找到一份工作。

那是2003年的事情了。我记得第一个月,拿到1100元的工资,我喜极而泣:

再也不要回那个家了,再也不会看到我爸了,再也不会挨打受气了。

但哭过后,我又想我妈和我弟,想我走了我爸肯定要打他俩,就给自己留下500元零花钱,把剩下的600块全寄回了家。

此后,每个月,我都把一大半工资寄回家,让我妈贴补家用,供养我弟读书。

不被善待的孩子,总想通过能干和有用,向父母证明自己。

我也不例外。

07

出来打工的第5年,我才回了一趟家,因为我要结婚了。

说起我和我老公的认识,也和打架有关。

那是2008年夏天,我和厂里的几个同事去吃烧烤,回来时已经夜里12点多了。

经过一个巷口时,看见两个身强力壮的男生,正打一个小个子男生,被打的那个男生抱着头蜷缩在地上,看起来就快要死了。

见状,同事们拽着我赶紧走,我不知是喝了啤酒,还是想起了我爸打我的往事,只觉得一股火气从胸口烧到头顶。

我捡起两块砖头,大吼一声:“再不住手我就要砸人了!”

就这样,我救了那个男生一命。

这个男生,后来成了我老公。

他是广东本地人,家里开一个小模具厂。当晚打他的人,是厂里离职的两个广西人,因对他爸怀有怨言,就在坐火车回家前,把他堵在巷子里打。

他是家中的小儿子,还有个哥哥在上海念研究生,他身体瘦弱,学习不好,就和他爸在厂里做事。

我们交往后,他父母嫌弃我是外地人,看起来像个假小子,死活不同意。但他喜欢我,更同情我,非我不娶。

后来,我们结婚多年,有天我整理旧照片时,找到我们刚认识时的一张合影:

我们留着一样的短发,都穿着夹克衫、牛仔裤和运动鞋,看起来更像兄弟,而不是恋人。

那一刻,我有些恍惚:

如果我自幼不是在我爸的殴打中长大,如果我不是看不得恃强凛弱,如果那晚我没有出手救他,现在我会遇见谁,又过着怎样的人生?

一切看似巧合。一切皆有因果。

08

结婚前,我带着丈夫回去,我爸知道后,坚决不允许我嫁到外地。

“闺女真是白养了!”“嫁那么远存心就是不想回来!”“真是没良心的东西,不如当年喝药死了算了!”

恼羞成怒之际,我爸甚至扬言要一把火烧了我们家房子,以此阻止我的婚事。

后来,为了让他同意,婆家人提高了彩礼的标准,他才在骂骂咧咧中善罢甘休。我妈用我的彩礼钱,在镇口买了两间门面卖日杂,再也不用出去做事。

婚后,丈夫跟着公公在厂里做事,后来厂子效益不好,倒闭了,他又去惠州老表的厂里做事。

他性格软弱,但做事认真,非常负责,只是太忙,他很少回来。

婚后,我和公婆同住过3年,后来买房分开住。我生了儿子,后来又生了女儿。

在此之前,我曾发誓,如果我有了孩子,一定会好好爱他们,绝不会打骂他们,绝不会伤害他们。

但,誓言有多响亮,现实就有多苍白。

一切没有治愈的伤,早晚都会转化成另一种痛,去折磨自己,去攻击别人。

09

我和婆婆的关系一直不好。

她是个强势的女人,经常对丈夫和儿子大呼小叫。因为嫌弃我娘家穷,加上婚前彩礼的矛盾,她更是看不惯我,经常对我挑三拣四,瞪鼻子瞪眼。

我不愿家里发生战争,不愿孩子像我小时候那样在惊恐中长大,所以在她面前就一直强忍着。

但是,所有无力反抗的攻击,都会郁结成内伤,再转化成更强大的负能,爆发出来。

丈夫虽然不是一味偏向婆婆,但由于他常年在外,性格软弱,每当婆婆找我茬儿时,他无力也无法立场鲜明地保护我。

我在忙乱和焦虑中,就把怨气撒向两个孩子,动不动就想骂他们,有时候忍不住还揍他们。

尤其是我们家老大。

那个人见人烦、花见花落的熊孩子。

那个我一天不见就会担心他,但见了他后总忍不住发疯地吼他打他的小男生。

10

老大是我一手带大的,但我不知道,他身上怎么那么多毛病。

他自上学后,就丢三落四,拖拖拉拉,学习成绩就一塌糊涂。大人说什么,他都是一只耳朵进,一只耳朵出,有时甚至专门和大人对着干。

单纯的说教,对他已经没有效果,必须我大发雷霆或大打出手,他才会表现得乖一点。

更令我无比苦恼的是,越是在公众场合,他越是表现得没有礼貌。

有次朋友聚餐,他竟然把别人家女儿从台阶上推下去,险些摔伤,气得我当场跺了他两脚。

他的各科老师都说他上课爱动,老师讲大课,他在下面接话把讲小课,一通乱说,搞得同学们哄堂大笑。

他明明很爱妹妹,却总是喜欢揪她的脸蛋,拽她的头发,把妹妹惹得哇哇大哭。

为惩戒他,我用特别恶劣的语言攻击他,像个疯子一样殴打他,但打了他后我又后悔得不能行。

我曾无数次发誓,再也不骂他了,再也不打他了,但每一次他出了丑、闯了祸、惹了事后,我又无法控制自己打骂他。

直到有天,我举起菜刀,差点杀了他。

11

那是个周末,丈夫没有回来,婆婆来我们家,进门就说,屋里乱,家里脏。我默不作声,任由她说。

女儿3岁后,我在家门口蛋糕店找了一份工作。虽然一个月钱不多,但我想慢慢培养自己和生活讨价还价的能力。

当初我找工作时,婆婆就意见非常大。所以,她进屋的指桑骂槐,我知道是有所指。

结果那天,我家老大一会儿光着脚在屋里乱跑,一会儿拿彩笔在妹妹脸上乱画,一会儿把水杯打烂在客厅里。

他接连闯祸后,婆婆恼火地说:“你这个败家子,谁把你教成这样!”言外之意,是我把儿子教成这样。

我心里怀着极大怨气,始终没有发作,但家里的气场已经非常不对了。

轮到吃饭,老大站起来夹菜时,又把一碗汤撒到奶奶身上。奶奶“嗷”一声站起来,说出的话竟然是:“我算是看明白了,你和你妈都不想让我来!”

然后,她衣服也不收拾,站起来摔门而去。

那一刻,我胸口又燃烧起熊熊大火,一直烧到头顶,我像疯了一样拽过儿子,边骂他惹事精,边使劲儿捶他,使劲儿捶他,直到把他捶得哇哇大哭。

我打得红了眼,还是觉得不解恨,甚至跑到厨房拿起了刀。

手触到冰凉刀把的一瞬间,我忽然醒了:

我这是干什么,我要杀我的孩子吗?还是要杀我自己?

我双腿一软,一下瘫坐在厨房里。

没想到,刚刚被我狠狠殴打的儿子,还有吓得哇哇大哭的女儿,看见我摔倒,齐刷刷跑过来抱住我哭:

“妈妈,你怎么了?妈妈,我们错了!”

12

我们娘仨头碰头抱在一起,都哭着说:“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

孩子们没有错。

一直都错的那个人,是我。

如果,我再不去矫正自己的错,就要犯下不可饶恕的罪。

这是2017年11月24日的事情。

我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,是因为从那天起,我开始写日记,开始回到童年去救赎自己,开始从焦虑疯狂的状态里一步步走出来,开始了艰难而长久的重生路。

13

“2017年12月1日,大宝上课又捣乱了,老师让我去了一趟。我第一次,没有抱怨孩子,而是对老师说:对不起,是我没有教育好他,请给我时间。

“2017年12月9日,大宝又把饭撒到桌子上,我火气上来,又吼了他,但随后立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默默地收拾好残局,给他换了新的碗筷。

晚上睡觉时,他低着头走到我身边说,妈妈,我以后会小心吃饭的,谢谢你没有打我。

“2018年1月8日,大宝要去补习功课,小宝发烧住院,我请了假,婆婆也来了。她一如既往,说我不会照顾孩子。我一如既往,没有反驳。

天冷了,晚上她没有回去,我从医院回家的路上,给她买了一套睡衣,她嘴上说难看,晚上睡前没有洗,却穿上了。

“2018年3月17日,大宝上美术班两个月,老师说学美术有助于锻炼他的耐心,但他还是调皮,用画笔弄脏了别的孩子的衣服。

回到家后,我想揍他,强忍着问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然后握着他的手,盯着他的眼睛说:下次,请像妈妈这样,和小朋友打招呼。”

“2018年7月4日,大宝期末成绩出来,语文考了78分,数学考了83分,英语考了84分。老师说,他已经光荣地退出了班级后五名的行列。为奖励他,我请他和妹妹吃了牛排。

“2018年9月9日,结婚9年纪念日,丈夫在厂里加班,没有买礼物,我给自己买了一条新裙子。儿子和女儿都说好看。

“2018年12月30日,今天没能忍住,又吼了大宝,原因是他把墨汁泼到校服上,还狡辩是作画。吼完后,还是去给他买了新校服。

他给我写了道歉信说:妈妈,我会改正的,请你相信我。

“2019年4月5日,弟弟研究生毕业,到广州工作了。我们见了面,他送给我一条项链。他说谢谢我。我没忍住,哭了。

“2019年6月18日,大宝画了一幅画,是我们一家人,他把我画得特别大,他、妹妹和爸爸都特别小,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妈妈最大。我多么希望,他把爸爸也画高大一点。”

“2019年7月5日,大宝期末考试,语文90,数学92分,英语95,获得了进步奖。老师说,他关注力和友好力都在增强。

“2019年9月9日,结婚10周年。丈夫请一家人吃饭,婆婆给了我1000块钱的红包,言辞依然傲慢,但不知为什么,我还是有点感动。

2019年11月1日,我已经半年没有打骂过孩子们了。为鼓励自己,我把两个孩子的头像,制成一个心形吊坠,挂在胸口。

就像,让他们住在心里,时时刻刻提醒自己,当一个平和的妈妈。”

……

14

这是我的部分日记,但不是我的全部努力。

那次拿刀事件发生后,我去看了心理医生,在她的提议下,开始拿起笔写日记。

多次沟通中,我渐渐知道,童年遭受的暴力,始终都在我心里。我虽然逃离了故乡和父母,但始终没有摆脱暴力的咒语。

结婚后,婆媳矛盾,再次唤醒了我的创伤。我把对父亲的恨,对婆婆的怨,对丈夫的不满,统统都发泄到比我弱小的孩子身上。

每次,我对孩子的殴打,都是童年的我,从身体里跑出来,化身张牙舞爪的怪兽,攻击那两个无辜的小人。

直到,在这样的攻击里,我在面目狰狞中,成了我最恨的父亲,而我的孩子,也在反抗叛逆中,成了另一个我。

“暴戾是会遗传的,因为伤口一直没有被看见,被治愈。但暴戾也是可以停止的,因为你已长大,你要学会看见自己,治愈自己。”

心理咨询师的话,让我找到了症结。

但真正治愈我的,不是她,而是我的孩子。

是他们的宽容和原谅,进步和真爱,让我看见了光和希望。

15

结婚后,我用7年的时间,把我的儿子养成问题儿童。

那是因为,有问题的,其实一直是我自己。

我那人见人烦的孩子,不过是把我身上隐藏的一系列问题,通过他自己表现出来给我看。只是,相当长时间里,我都对此视而不见,甚至迁怒于他。

直到,我拿起菜刀,差点犯罪,而他和妹妹用温柔和爱,唤醒了我最后一点理智。

这让我清醒过来,也让我想到改变。

改变何其难。

直到今天,我偶尔还无法控制自己,但我知道:

如果我不改变,暴力就会代代遗传,伤害就会不断上演,20年后,我的孩子将重蹈我的覆辙。

所以,无论多么难,我都要在一餐一饭、一言一行中修行自己:

多用事实,少用情绪;多用行动,少用说教;多用耐心,少用指责;多用接受,少用抗拒;多用拥抱,少用哭泣;多用爱,少用恨……

我知道,这是一条艰辛的路,但我愿踏入其中,不再回头。

16

这两年,我边努力工作,边陪伴孩子,边修正自己,也深切地明白:

我无法改变父母,我50多岁的父亲,虽然不再打我妈,但他脾气暴躁如初;我窝囊了一辈子的母亲,却不愿离婚。

那是他们自己相爱相杀的人生。

我无法改变公婆,婆婆依然刀子嘴,有时还会对我不满意,但有天,她向我忏悔“你不要和我一般见识,我知道我有很多毛病”。

我笑了笑,说了句“没关系”。

我无法改变丈夫,他心底善良,性格柔弱,不懂浪漫,但他把挣的钱都交给了我,这些年从无二心。

他不是完人,我也不是。

我甚至无法改变孩子,他们一个调皮,一个傲娇,但自从我开始改变自己,他们也都比以前进步了很多。

他们在向好,我当为他们骄傲,并成为他们的榜样。

一切仿佛照旧,但今天的我,越来越能接受我的家人,也发现其实很多时候,他们比想象的还爱我。

17

这就是我的故事。

一个自幼在家暴中长大的女孩的故事,一个没有读过什么书也吃过很多苦的女人的故事,一个曾经是个坏妈妈,但今天正努力做个合格妈妈的母亲的故事。

我不愿遮掩,不想躲闪,更不愿粉饰,我只想把自己的心打开,告诉更多同样处境的女孩、女人和妈妈:

每个人,都有两次出生。

一次,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。

一次,是哭着迎接孩子到来。

第一次出生,我们没得选择。但第二次出生,我们可以做得更好。

虽然,这是一条艰辛的路,但只要你选择了面对和接受、勇敢和真诚、温暖和耐心、付出和给予、平和与慈悲。

你就会穿越黑暗,迎来重生。

18

如果,你经过一家蛋糕店,见过那里的店长,她个头不高,留着中长发,穿着奶黄色的制服裙。

她微笑对待每个来挑选蛋糕的孩子,并提醒他们不要贪多。她经常站在门口,和每个陪孩子来买蛋糕,或沉默或浅笑的妈妈说再见。

如果你见过她,记得给她点个赞。

她是工作中的我。

她也是努力的你。

她更是,每个走在重生之路上的人们。

闲时花开(ID:xsha369):作者刘娜,80后老女孩,心理咨询师,情感专栏作者,原创爆文写手,能写亲情爱情故事,会写亲子教育热点,被读者称为“能文艺也理性的女中年,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”。

来源:人民日报社

编辑:郭晓辉

① 共工网所有原创文章(含图片)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。
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  • 要闻
  • 民生
  • 公益
  • 娱乐
  • 环保
  • 房产
乌干达外宣单位的知会  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 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 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  网络110报警服务  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  工信部   商业新媒体联盟

共工卫视介绍 | 共工网介绍 | 团队风采 | 免责条款 | 法律顾问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工作邮箱

Copyright 2006-2016.《共工网》(www.Kgong.cn). All rights reserved.
报料、求助、咨询、编辑部邮箱.vgong@vip.qq.com
备案信息: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自律公约 (ICP工信部备案号:粤ICP备16101787号-1 )( 国家版权局版权保护登记号:2016SR289684) (百度信誉认证主体识别码:BDV-4452012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