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乌干达新闻中心!


乌干达驻华大使馆

乌干达共和国驻华大使馆委托泛洲文化传播承办

小伙打赏女主播 25万买房钱3个月后仅剩下3分钱(图文)

2018-10-23 13:03:33    责任编辑:钱勇   

来源:齐鲁晚报

字体:

   小伙打赏女主播花光25万买房钱

  这本是父母为其辛苦攒下的首付款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小李家里条件很简陋,没事的时候就自己玩玩手机。

  22日中午,46岁的李有国低着头坐在床沿,一只手捂着脸,没说一句话,他不知道该怎么追回儿子打赏的钱。今年7月份,他儿子陆续在一家直播平台给主播打赏,从开始的几百到几千再到上万,19岁的小李打赏最多的时候一天就花了5万多元钱,给其中一位女主播共计打赏了10多万元。仅仅用了3个月,卡里25万余元就只剩下了3分钱,而这些钱则是老李夫妇辛苦一辈子为他攒下来的买房钱。

  文/片 本报记者 时培磊

  25万多元买房钱

  3个月后仅剩下3分钱

  李有国一家是济南长清区的,2014年来到市区打工。这几年,两口子辛辛苦苦存了十多万积蓄。今年7月份,考虑到孩子已经19岁了,李有国夫妇便打算在市区给孩子找个安身之地,在闫千户社区看好了一套60平米左右的二手房。李有国跟亲戚又借了十多万,前后一共凑了25万余元房款。

  这期间,李有国交了一万元订金,等着房主查询过户等手续,一直也没交首付款,钱就存在了小李那里。“因为房子也是以他的名义买,就在银行用他的身份证办了一张银行卡,把钱都打在这张卡上了。”银行卡由小李拿着。

  到了今年10月份,房东告诉李有国,房子刚交易完不到两年,暂时没法过户,卖不了了。“我们不放心钱存在儿子那里,就想转账到其他卡上。”10月19日,李有国和儿子一起去银行转账,但结果让李有国大吃一惊。“第一遍打钱的时候显示余额只有3分钱,我不敢相信,孩子也说不可能,第二遍打出来明细,我一看钱都是通过支付宝转账出去了。”

  在李有国的质问下,小李坦白,这些钱都被自己打赏给了“酷我聚星”上的多名主播。据李有国介绍,从7月份起,小李先是几十块钱打赏,后来逐渐增加到数百元、上千元,甚至上万元。根据银行流水单显示,到了9月30日,小李卡上的25万多元只剩下了3分钱。

  前后打赏60余名主播

  15万都给一个女主播

  19岁的小李仍然在读中专,今年开始实习,即将毕业。他的表哥齐先生称,小李之前去过工厂流水线,后来又去一家物业公司实习,干了一个多月,因脚部被烫伤,从8月份起就待在家里养伤。小李性格较为内向,言语很少,说起打赏这件事时总是低着头。

  据小李本人介绍,他从去年就偶然接触到了“酷我聚星”,没事的时候偶尔看一看,久而久之,熟悉了直播平台和几位主播。特别是今年6月份,小李更是认识了小名叫“馨儿”的一名女主播,还加了微信。

  之前,小李称自己只是挂机式的观看,从7月份左右,他开始给主播刷礼物。小李介绍,他通过支付宝在平台消费,兑换了平台的金币后,再购买相应的礼物,礼物的价格从数元到上万元不等。小李就是从数十元的开始打赏,一直到打赏最贵的礼物。

  小李打开平台,指着一款“皇家礼炮”的礼物称送一个礼炮就要一万元,而他打赏最多的时候,一天花费了5万多元。小李一个月的工资有2000多元,他一天的打赏钱赶上了他两年的工资。

  据小李介绍,他前后一共打赏了60多名主播,成了平台上的“土豪”。其中,小李对名叫“馨儿”的女主播打赏最多,从7月份开始到9月份,前后共15万元左右,占了打赏金额总数的一半多。小李介绍,一般刷50元左右的礼物就可以加主播微信了,他加上微信后,跟这名女主播聊得很投机。到了9月份,小李逐渐花光了钱,不再向女主播刷礼物,俩人关系也直线下降。

  打赏上瘾

  找到了存在感

  22日中午,记者来到李有国租住的地方,他们一家三口人就住在一间20平米左右的平房里,屋里十分简陋,除了做饭用的柜子、一张桌子和几个小板凳,几乎没有其他家具了。唯一的家电就是一台老式电视机。

  李有国夫妇和孩子住的两张床之间用一个小帘子隔开。一帘之隔,李有国夫妇丝毫没有发现孩子的异样。孩子母亲白天出去干打扫卫生的活,父亲则做快递分拣,两口子都不懂智能手机怎么用,白天出去忙碌,晚上回来,跟孩子的交流也不多。小李是趁着父母熟睡后,开始上直播打赏。

  当问及小李知不知道这是父母的辛苦钱时,他沉默了一阵,开口说知道。他说,自己刷礼物的时候有一些心疼,刷完后还有些后悔,但第二天又控制不住,还是想刷。他说,自己在平台上找到了存在感,而现实的自己则是孤独的、缺乏自信的,总觉得自己没有地位。

  “刷的礼物越多,平台的等级就越高,地位就越高。”小李在直播间演示,自己的等级已刷到了“公侯”,称号后面还有土豪徽章的标识,这都是平台身份地位的象征。“像这个土豪徽章,一天至少刷6000多元才能有。”每进到一个直播间,小李的平台号都特别显眼,女主播们都会特别留意,点名欢迎小李进入直播间。“一般的小号就没有这些待遇。”而在现实中,小李说,感觉自己很缺少这些,得到的关注也不多。

  小李的表哥齐先生告诉记者,小李属于反应比较慢的人,又比较任性。22日上午,他们到精神卫生中心给小李做了检查,显示智商数值略低于正常数值。齐先生认为,小李冲动之下刷了这么多礼物,对这个家庭来说打击很大,“这是他们攒了一辈子的钱,一家人打工很不容易,还借了不少,现在房子也没法买了。”小李的表哥寄希望于平台能返还小李打赏的钱。

  22日,记者试图联系小李打赏最多的女主播,但未联系上。“酷我聚星”的客服在回复媒体采访时称,正在核实,他们要对用户行为进行分析,并联合法务、运营等多部门讨论此事。

来源:齐鲁晚报

编辑:蔚楠

① 共工网所有原创文章(含图片)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。
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  • 要闻
  • 民生
  • 公益
  • 娱乐
  • 环保
  • 房产
乌干达外宣单位的知会  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 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 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  网络110报警服务  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   工信部   商业新媒体联盟

共工卫视介绍 | 共工网介绍 | 团队风采 | 免责条款 | 法律顾问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工作邮箱

Copyright 2006-2016.《共工网》(www.Kgong.cn). All rights reserved.
报料、求助、咨询、编辑部邮箱.vgong@vip.qq.com
备案信息: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自律公约 (ICP工信部备案号:粤ICP备16101787号-1 )( 国家版权局版权保护登记号:2016SR289684) (百度信誉认证主体识别码:BDV-445201259)